March182014
February202014
“這確實都是馬式風格的成就,有精確的數字績效,像是「好學生」拿出自以為漂亮的成績單,跟社會大眾炫耀。但這樣的成績單其實不易讓人感動,更對當前馬總統的低迷聲望助益有限。 原因有三(高牆的三種元素): 一、「信任」的不對稱性。社會心理研究早已證明,信任累積不易,崩毀很快。你把一百件事情做好,無法抵擋一兩件讓人覺得搞砸。偏偏馬總統任內,讓大家留下負面印象的事還真不只一兩件,早已積重難反。 二、其次,政治溝通上,馬團隊太過迷信冰冷數字,但像這種洋洋灑灑如同辯論者的羅列,卻往往難以與民眾感受溝通。政策討論要基於理性證據,但政治領導卻需兼顧感性認同。馬團隊長年「不屑」學習跟社會草根對話,早有怨言,若還將政治溝通的失敗歸咎於「蒙蔽眼睛的高牆」,實則加深這種印象。 三、但最重要的,上述政績只能算是警政署、勞委會層級,充其量算到行政院。雖說政府一體,但民眾對「總統」的印象,還是取決於另一種不同高度的表現── 例如對國家定位的表述,對社會重大爭議回應的智慧,對歷史負責的擔當。 不幸的是,馬先生謹守憲法的國家定位之見,與當前民心所向漸行漸遠。對社會重大爭議,動輒以「依法行事、尊重行政」之說迴避處理,而對歷史如轉型正義等問題,也不見足夠著墨。此時端出這些數字,仍無法讓人耳目一新。 政治是創造可能性的藝術,政治領袖不能只用學生考試的心態,盯著成績單上的KPI。否則,漸失民心也只是剛好。 本文作者以信是我至交,但該說的還是得說。”
February32014
January102014
January82014
December312013
6PM

20131231臺中BRT東海靜宜段試運轉 (by BRT Taichung)

December272013
“日本積水化學則宣布,發展出新的電池材料,充電一次可以行駛 600 公里,超過 Model S 電動車的距離,而積水化學更宣稱,可以將電池製造成本由每度儲存成本 10 萬日圓,降到 3 萬日圓,大降 7 成的成本,若積水化學的產品真能達成其宣示,那麼將可讓電動車的成本降到與汽油車相當。 積水化學表示,其新電池技術乃以矽合金來取代負極的石墨,矽雖然可增加電池的儲電量,但過去使用矽來作為負極時,往往會有電池壽命過短的現象,積水化學宣稱其矽合金可解決壽命問題,此外,積水化學也使用新的電解質材質,無需注射液體電解質到電池內部,因而可提升生產速度達 10 倍。新技術也能打造薄型可撓的電池,因此可塞於汽車結構各處,增加車內空間。” [科技新報]日本積水化學宣布車用電池技術突破 | 癮科技
8AM
“張大哥別再鬧了,你妹被綁架,刑事局安迪哥被立委罵到臭頭,趕忙叫兩個倒楣的幹部拋家棄子,飛到馬尼拉全天候供你差遣,沒想到你還有心思『鬆一下』,看來你算是上道,知道僱工多少要給點檳榔、阿比、香菸尤其是雇免錢的工人。



免錢的工人當然就不能要求效率,加上那兩位幹部在安迪哥的淫威下已久,也不敢接受你熱情的私下招待,讓你覺得不貼心,工程方面有些細節你不方邊透露,我想大家出來混社會,這點都能理解。



相對起來,你那位目前待業中的前美國特戰隊失聯隊員就「足甘心」,你妹十一月十五號出事,他提前幾天就剛好來台灣,只是他有點傻,十五號前全世界住過霍洛島的台灣人只有他一個人,十五號後就多了你妹,這種事情大部份的兄弟開工時能避則避,不然到最後也只能跟你一樣說是巧合。



其實我知道這對那位余先生來說也很為難,第一:他不是台灣人,而是持有美國護照的美國人(ps:我知道余先生的舅舅也有美國護照,但是仍要大家當他是台灣人,但那是特例,而且目前全台有九成以上民眾不當他是人。)第二:余先生只熟霍洛島,想換一個島都沒辦法。第三:誰知道該死的島民會再邀請妳妹後,又跑去邀財政廳長。



第三點最要命,差點讓事情見光,余先生其實也希望在妳妹上島觀光這段時間,島民不要再邀其他的好友上島,不然讓其他上島的友人見到妳妹有特殊待遇啟不糟糕,但是島民也要開工生活,據張先生你自己所言,張小姐的參訪行程,除了讓小孩子爬爬椰子樹換點小費外,無法創造更多的經濟效益,張小姐離開時還要送他一包椰子糖,島民當然只好邀廳長上島,體驗收費昂貴的墾荒減肥之旅。



霍洛說大不大但是也大概有雙北這麼大,據我所知財政廳長跟其十六位目前還在島上的歐美籍遊客,他們所參加的正統綁架營都是在類似台北的烏來、坪林等區,可是張小姐似乎是自由行,大部分的時間應該是在島上類似台北東區的地方活動,當然島上的設施如張先生所言,島民已經很熱情給張小姐最高規格的待遇,但是還是差台灣東區很多,張小姐辛苦了。



其實會寫這篇文章,是因為看了網友對我昨天發表的拙作批判,其中不乏中肯之言,只是昨天的文章尺度需要長官同意,所以造成很多網友不爽,今天又看了友報,你對於張小姐原本宣稱的非自願性瘦身之旅,為何變調為養身增肥的人道參訪,還是沒說清楚,不如由我剛好、幸運的解答好了。



張小姐行程原本預定為至少三個月,因為過去非自願性之旅,為期最短的也有三個月,但是如上所言,廳長突然被請上島造成張小姐無法繼續待在島上,菲國警方因為廳長上島曾裝模作樣的至島上攻堅救人。



大家都是混飯吃,島民是人,菲國軍警也是人,只是請廳長上島的島民是不怕死的人,這群不怕死的人都扛槍住在樹林裏,上島的軍警只好在島上有水有電的地方,該查戶口的查戶口、該臨檢的臨檢,最後不忘拍照呼弄一下後撤退。



張小姐也知道拍照呼弄,所以她拍完該拍的照片之後,就在余先生島上友人的安排下,靜靜等待鋒頭過去,在默默的返回上海,接收許先生所遺留下的東西,沒想到日前菲警島上的動作,驚動了余先生與張小姐,張小姐雖然是島民邀約,但她入境菲國沒有護照還鬧到舉世皆知,若意外被菲國軍警從招待所而非原始林中救出,那就不只是尷尬了。



於是余先生啟動了緊急撤離計劃,當然美國特種兵的撤退都是這樣的,沒到現場也要堅持說有到現場,還有參與計劃的人一定要喊的大小聲,不喊的大小聲讓外界知道,該計劃是由皇親國戚一手設計執行,刑事局事後若覺得奇怪,來個總檢討,大家都吃牢飯。



事情其實就是這麼簡單,總的來說整個計劃還是設計的不錯,差的是執行的人不夠專業,缺失如下。



第一,是當綁匪的島民太純樸,可能想說忠人之事要路不拾遺,笨到連現場有錢也不撿。

第二,余先生島上友人太不夠義氣,戲要做全套,過去綁匪放人,都是在哪裡綁人,就在哪裡放人,這可不是綁匪閒著沒事幹,那是因為他們不想因釋放肉票導致自己老窩曝光,但是張小姐沒船離開霍洛島,只好讓島民開車載到街上的軍營搭免費船。

第三,第三,未料到霍洛島上有法新社特約記者,該名特約當地關係比余先生還強,工作又勤奮,雖然身在那個只有鳥生蛋、雞拉屎的地方,仍堅持要闖進軍營拍獨家畫面,讓張小姐獲釋的消息提前曝光,導致在三寶顏等張小姐的余先生被迫跟著曝光。

第四,張小姐與許先生的感情實在太不好,糟糕到張小姐一進國門,忘了自己的先生被幹掉這回事,竟然笑了,她這一笑,讓看到的人都起肖了,許多家庭不睦的熟女都躍躍欲試,原來死ㄤ能讓人笑得如此快樂。

第五,張先生話太多,因為計劃中出槌的地方太多,張先生被逼的要不斷接受訪問,講一個又一個拙劣的故事,其實他心裡很希望大家不要在討論下去,現在已經開天窗,再繼續他就要開天眼、唱大戲了。

第六,目前這一點張先生等人還沒遇到,你現在把大家當白癡,沒多久你就會發現自己是白癡,保險公司出名的愛錢,尤其是對岸的更是如此,講到錢,你有理一樣生吞活剝,何況現在這種狀況。

最後我想要強調的是,以上這篇純屬我自己剛好想到,並不是影涉任何人事物,我不是怕被告,只是我的錢都拿去喝酒,好讓我剛好知道一些外人不知道的東西,若私人被告後也只能請法扶,請勿為難我這個可憐的小人物,以上夢話希望能幫大家解疑,謝謝大家。” http://on.fb.me/1fL20Te
December232013
← Older entries Page 1 of 7